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汽车 > 2019-11-18 21:38:26

日本想要“观光立国”是错误的原因

2020年的访日游客人数4000人,2030年6000人的目标等,实现“观光立国”的惊恐,观的日本,“旅游行业作为国家制定存在被期待的经济失败主义”,是居住在美国的作家、冷泉彰彦。

冷泉先生在自己的电子杂志《冷泉荣彦的普林斯顿通信》中写下了其理由,并提出建议说,我国应该建立在金融和软件的21世纪最尖端的产业。

大疑问,观光立国和“安倍经济学”的相合还行吗?

我想先说一下,我觉得日本的旅游事业发展是一件好事。从这个意义上看,现在每年将以3000万的速度增长的访日外国人,从4000万增加到6000万的计划也没有异议。

另外,观光业等也宣布“观光立国”,或2014年日本观光振兴协会成立“观光立国促进协商会”的活动也不反对。因为各自的业界以自己承担国家的心情,努力扩大产业的工作是正确的。

另外,在各个都道府县的范围内,知事和各地方自治团体长等将会扩大旅游业的扩大,扩大旅客的接纳,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但是,那个观光立国协议会经团联和日本商会等,在全国层面的企业界的强烈干预,或政府的高层官员表示:“日本观光立国为目标”,或者是“旅游先进国家为目标”的发言,我想是错误的。

观光业首先是“休闲产业”。可支配收入很大,劳动时间短,因此人均gdp较高的发达国家,这是旅游行业的消费方面(カスタマー)。日本的情况也是,作为高速增长的结果,繁荣景气的70年代开始到90年代,海外旅行成为了大潮。

另一方面,观光业是“劳动集约型的服务产业”。从供应方看是那样的事。在这种情况下,即使是在全体产业的平均,作为旅馆,即使是交通工具也相当有固定的设备投资,所以资本收益率绝对不是好生意。

因为需要更多的现场人员,所以所有的工资水平都是产业,没有很高的水平,持续着艰苦的劳动。

所以,其他主要产业有形成健全的gdp,在那里演出形式,作为“alpha”的经济,旅游观光业的存在,那么正确的观光业,“所以制定国家”作为存在被期待的是,这是经济失败主义不是简单地听之任之。

更说,如果这位“观光立国”的是,安倍经济学的整个故事“难吃”方向去的事。

对于“安倍经济学”,首先“货币政策的日元贬值”导致了股价上涨。那个很好。到2000年代的“日元汇率和出口产业成为欢乐”,这比“日元贬值,在海外赚取的利润和海外市场上形成的股价在膨胀”的比较严重的,那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但是,当初的计划中,“这样在国内实现了株高”在此期间,“第三箭”的结构改革,国内的生产效率提高,产业结构逐渐回到发达国家型的(这句话是有所差异)被设想的。我想。

但是,这“第三之箭”即结构改革,几乎没有任何线索。其结果是,在产业界中,“尖端部分会出现在东方”的现象正在加速进行。丰田公司在硅谷做ai研究,日产的设计部门就像加利福尼亚一样,并不是符合市场的生产功能,而是把支柱的尖端部分放在了东东空洞化的地方。

即使是市场,在收缩的国内也被抛弃,海外比率也在提高。其结果是,在海外产生收益并将其结合起来进行结算来计算,这是“历史上空前的利益”,但其利润是在没有国内返还的情况下进行的。这是日本经济的现状。

贫困问题和地方衰退的问题、非正规的问题都是存在的。正确进行结构改革,尖端产业叫不偿还,日本经济是发达国家经济应该是不可能的。

即便如此,还残留着白领劳动。只有这一点,只有“总公司功能”留在日本的公司有很多。但是,那里是“生产效率低的日语的事务工作”,只剩下这么做着,不久,那个“日语事务的总公司”就会被淘汰,去吧。

其结果是,支撑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的主要产业只有观光才行。那,是21世纪世界上最重要的产业,金融和软件是灾难性的和漂亮反证了。

在这种意义上,“安倍经济学+观光立国”,这是亡国的政策只能说,但很多在野党“这以上的经济增长是不需要”等的退役一代弹性说梦话的交往中,安倍政权以外的choice的现实也有。这是悲剧,喜剧因素只能说。

而且,再加上“人手不足从移民”的,很辛苦。关于旅游行业来说,目前以住宿为主,饮食行业也移民引进的对象的故事。

要说为什么不行,那是因为“不久日语的事务工作被淘汰”的时候,会发生极端的人现象。在国内只剩下观光和福利的情况下,这样的工作将会使维持生计的外国人减少,日本人的工作岗位会如何呢?。

总之,金融和软件,或者生物制药等21世纪的高科技产业,搞活,受到了较高的教育人口相应提高生产效率,推进结构改革。

在此基础上,如果旅游业作为“再加上的gdp”而被认为是很有必要的,但是从改革中逃出来,“观光立国”这一说法是不行的。“观光先进国”只能是坏的玩笑。